Wednesday, June 4, 2008

一个月过后

大家还记得那股闷热吗?那种汗水的气味?
是不是还记得就是这一些?
一个月过后,你还能记得什么?
灿烂过后,所有的烟花熄灭了,激情变成会烬了吗?
我们到底要凭什么去记得534的一切切?二十五年的友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们到底要凭什么去捕捉那些失去了又找回来的记忆?
凭什么?
答案在稀薄的空气中飘零,多少人会去探觅?
我突然坐在这里,有点惘然的读到惜梅的“I think not many people remember tat anymore,to them it was just another dinner, another day。。。。 so sad。” (“我想不是很多人还记得了,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是另一顿晚餐,另一天。。。。好伤心。”)
多少人觉得“it was just another dinner”? (“只是另一顿晚餐?”)
还是“it was truly something to remember”? (“可让我们有所回忆?”)
你的记忆有多深多长?534 住在你记忆里的那一个角落?
又想一想,我们要凭什么去挽留534的回忆?
当你用时间的烈火把534烙印在脑海里时,对你是一种剧痛还是狂喜?
我不知道答案在哪里。
每个人的答案都匿藏在不同的地方。

一个月过后,我只知道我还在这里,534 靠得那么近。。。
你们呢?
你们在哪里?

CS/财盛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读财盛之感慨有感。

志敏

sabrina said...

CS, u are not alone. And I believe we are not alone....I will always be here until u all get jelak:)

Sabrina

Anonymous said...

财盛,

没分参与其中的我常探访这个家,你们的用心我看到,你们的怅惘我也几乎感同深受。
这绝对不只是‘过眼云烟’,对我来说是一则美丽动人的传奇,把几乎不可能的神话实践了!恳请你们继续编织这本never ending传奇。。。我到老时也要用放大镜慢慢用心读。。。

一杯水

kh7883 said...

一杯水:

谢谢你的留言。
我很感动“禾浪中央”又像你这样的支持者,其实我知道有好多人都在默默像你一样支持“禾浪中央”,但一个部落格的存亡不能只靠管理员和默默的支持者,管理员需要大家的共同付出才可以维持下去,因为“禾浪中央”已不是纯属个人的“秀”,管理员其实可以刊贴自己的东西上去,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想刊贴的是关于母校,成员,老师的消息和回应,这才是最重要的。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三管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们会坚持到最后一分钟,最后一口气,直到成员都觉得”禾浪中央“可有可无的那一刻,我们自然会完结。

立人建起这个“家”,虽然他已离开,但我们相信他也不愿意看到这个“家”到下去。

财盛

Anonymous said...

财盛,

刘老师的《汉河东流》已两个多星期没有新作品了,我想他不好意思打扰立人吧?或是他误会自己的部落格也被删除了?
(他是以发短讯方式给立人,由立人处理上载到部落格。)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是的,这条路需要大家一起走,一起下田耕耘。只做稻草人而没有“付出”,家,会在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吗?

一杯水

Anonymous said...

一杯水,

我们很期待用得上稻草人。唯有成长中的禾稻才需用稻草人。还没插秧就插稻草人是会让让水牛受惊吓的。
三个农夫可替可换,可增可减。各方支持有增无减,方可造就良田。

~俊之

Anonymous said...

我以为《禾浪中央》拟出了宗旨、操作方式、活动范围和组织结构,就已算插好秧苗了。。。

一杯水

Anonymous said...

一杯水,
那只算是犁好的田地.
秧苗是大家的来函,农夫会把秧插进田里.
留言可算是肥料吧!

~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