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08

我的父亲节

父亲节那天下午, 云絮稀薄, 天空看去是一片洁净的幽蓝.

儿子说要出去运动运动, 想了想, 好吧! 就去水坝走走. 我说.

可能是星期日, 或是油价涨了, 一路上交通顺畅, 难得的美好驾驶体验.

儿子心情爽朗, 话题繁多, 一直说个不停.

六月十五号是父亲节也是女儿的生日, 但也没有特别庆祝, 几天前买了 CJ7 的抱枕给她当礼物, 就没要求什么了. 五天后是儿子的生日, 也是 CJ7的报枕一个, 简单的欲念也同样可以带来快乐.

汽车在浓密的荫翳中穿梭, 车箱内还荡漾着儿子的稚笑声, 他说了个其实不是很好笑的笑话, 我刻意的笑了几声, 他切连笑不断. 车子弯弯转转的在山路上前进, 交叠的树荫以光影的图腾镜切透窗镜扑落在儿子的脸庞, 速速滑过.

驾慢点, daddy. 儿子说. 我从反照镜看到他坐得稳扎扎的, 好像有点紧张. 须臾, 他又问: 做什么这样久? 我说, 快到啦!

不久, 车子停在半山, 水坝到了.

虽然是周日, 出乎预料的人潮不多. 儿子跳下车便跑向环绕水坝的走道入口, 我紧跟在后面. 然后我看到他慢了下来, 我走到他身旁时, 他自动伸出小小的手掌, 握住我的掌心.

越过进口后, 我想拽掉他的手, 但他切捉住不放.

有蛇. 他说.

我愣了一下, 机警地瞥一瞥四周, 问他: 蛇在那里啊?

他指向不远处的示牌. 牌上画着一条蛇状的黑影, 还写着一行字.

蛇的上面写什么啊? 他又问.

Beware of Wild Animals. 我说.

什么是 beware?

小心.

什么是wild?

很凶很野的.

我感觉到他马上握得更紧密了. 我又尝试拽了拽他的小手掌, 他轻微地喊到, 不要.

不必牵手了, 这里车是不能驾进来的. 我说.

这里…这里有蛇啊. 他有点畏缩地说.

不怕啦, 蛇跑出来的话, daddy把它踢掉. 我胡乱说一般.

还有很凶的动物啊.

没有很凶的动物的啦, 这里人这么多.

有啦! 他都说有wild animal.

就这样的, 我们边走边说, 儿子不断把恐慌的意念以文字抛出来, 我就以天马行空的回答把它解开, 但他的小手未曾脱离我的掌心, 他有一万个理由不把手放开, 尖叫的蝉声, 任何风吹草动, 都成为他须要握紧我手的藉口.

走了将近四十分钟, 远远的我们看到了出口, 空阔的休息处是一片宽敞的明亮, 儿子的脸谱也跟着明亮了起来, 我发现他的掌握有点松缓了. 当我们走到出口时, 他终于放开他的手掌急步向池边奔去, 像断了线的风筝飘走了……….

那时, 我才发现我的掌心留下来的是一片汗湿, 和一层微薄的暖意, 我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儿子对父亲无限的信任, 也是父亲对儿子无限的爱. 瞬刹间, 我是多么盼望他可以永永远远地握住我的掌心, 牵住我的手, 在他还没有像短线风筝飘走的时候.

我是这样的渡过了父亲节.

~SH

1 comment:

sabrina said...

SH, 非 常 感 动.as a mother i sometimes get jeolous with my husband as my two daughters have better bonding to him than me. Not only 父 与 子, girls are more manja to daddy.Agree?

Sabrina